建新煤化:一张北京来的稿费单

单位:建新煤化作者:王岚发布时间:2020-05-14 点击数:177

今天下午正在办公室看文件,同事敲门告诉我说,大门口有我一张汇票,尽快去取。道谢之后,我心里一直在琢磨,汇票?我跟谁也没有银行业务往来,哪来的汇票呢?

一路上不停地琢磨,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算了,尽快取到东西后不就一目了然了吗。这样想的同时,脚下的步子不由自主地加快了些。

到了大门口,一看是邮政快递,送快递的工作人员也认识,没有迟疑,她就把汇票给了我,还不忘交待我说要拿着证件亲自去取。我翻来覆去看了两遍手里的汇票,原来是一张北京来的取款通知单,寄款人姓名是中国安全生产报社。

往回走的路上,看着手里薄薄的汇款单,心情是既惊又喜。仿若是收到了一封仰慕已久的人生导师寄给后辈青年勉励其成长的手书,我的心里顿觉沉甸甸的。

100元的稿费,数额不大,而且这也不是我第一次领稿费了,但此刻我内心的那股欢欣与雀跃就像一坛刚刚启封的陈年老酒,那醉人的香气一下子就弥散在了整个空气里。

这张北京来的稿费单,真真是一份额外的奖品。2019年10月份我采写了一篇关于企地帮扶、助力脱贫的稿子,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投给了中国煤炭报,没想到几天后邮箱里收到了一份稿件采用的通知单。随后我就焦急地盼着每期《中国煤碳报》的到来,希望能尽快看到付梓后的铅字。终于我盼来了10月26日出版的中国煤炭报第5598期报纸,在民生版上我看到了编辑修改过的成文稿件《陕煤集团澳门葡京平台注册网站建新煤化公司:修路助学促就业 帮扶见真情企地话和谐》,这份无心插柳后得来的绿荫,让我足足高兴了一个星期,而这份喜悦是不足为外人道也的。

参加工作至今的八年时间里,我在不同的岗位上都从事着与写作相关的工作任务,刚开始那几年,是专职干宣传,每周都有稿件任务,倍感压力巨大。我一边学习一边成长,有时候经常为了一篇人物通讯花费几天的时间去准备,列提纲、约时间、细化采访问题,提前从方方面面了解采访对象的大大小小事情,都是为了更好地在心里建立起对采访对象的一个清晰的影像描摹,因为我的采访对象多是一线矿工兄弟,他们时间宝贵,能在本就不多的休息时间中再匀给我一些来帮助我完成我的工作,我深表谢意。所以,对待每一位采访对象,我都拿出十二分的功力,去尽我所能地完成对他们的宣传报道。

每次等到稿件刊登出来后,我的一颗心才总算能安稳地落下。至于稿费多少,自己从来也没放到心里。我觉得采写稿件、完成报道就是我的工作,稿件能被编辑选中刊登已经是对我莫大的认可了,至于稿费的多少,对于刚刚上道的新人来说,远没有看见自己的名字出现在报纸或者网站上带给我们的喜悦感强烈,持久。稿费的多少,也仅仅就只是衡量稿子含金量多寡的一个标准,除此之外,也没有太大的意义了。

随着岗位需要,我的工作变动调整,写作的重点也慢慢转变,没有了每周几篇稿件这个硬性指标的考核,但写作的压力却只增不减。公司领导、前辈师傅们也经常教导我“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写作水平的提升是日积月累的成果,而孕育这颗果实,则需要我们耐心细致地去观察生活,从内心深处去细细揣摩,一点点地去品味、消化,提炼、升华,慢慢地,才会日见成效。不论是写宣传稿件,还是材料总结,其实都是一个方法论,找对了这个方法,再加上扎实的基本功,其实,写作也就不是让人望而却步、不能逾越的雪山高峰了。

扎实的基本功,需要我们笔耕不辍地磨练,而更重要的是要严苛地对待自己,坚持一个原则,绝不能把手写坏。所谓的不把手写坏,就是面对每次写作任务时,都得严格告诫自己不能自降标准、应付了事;不能敷衍塞责、得过且过。因为一次的自我放松,就会让你的神经松懈,没有强烈的自我约束,慢慢地你就再难以战胜自己。

所以,即便现在我的岗位对我没有硬性的宣传指标任务,但只要一有时间,一有素材,我还是不愿放过一次次锻炼、挑战、提升的机会,依旧珍惜每一次想将自己内心的所思所想磅礴而出的灵感火花。因为,只有那用血泪浇灌出的玫瑰才是真正地用生命在绽放自己的美丽,才能真正体现花匠们呕心沥血的付出。

百元稿费单,对当年的我没有太大触动,因为那时的我是为了完成任务而写作,目的很直接,就是上稿,上稿。现在的我,却格外看重这张数额不大的稿费单,因为它代表的是一种鼓励与认可,来自我仰望的力量,来自我追求的方向。